展覽名稱:田園自然主義——王有政、楊光利、王慧人物
展期:2013年9月25日 - 2013年9月30日(展覽已結束)
地點:西安皇城美術館
票務:免票
參觀須知:望同道好友屆時參觀展覽
    本次“田園自然主義——王有政、楊光利、王慧人物畫作品展”共展出王有政、楊光利、王慧代表作品42幅。9、25日在皇城美術館舉行了盛大的開幕式,有三百余人出席了開幕式。包括劉文西、陳光建、崔振寬、郭全忠、王金嶺、郭線廬、戴希斌、范樺、邢慶仁、姜怡翔、楊霜林等眾多著名畫家及各界藝術愛好者。王有政、楊光利、王慧人物作品表現了普通中國人自然純真的一面,平淡質樸且充滿濃郁的人情味和醇真的鄉土情懷;充滿了作者與他人不同的精神寄托。他們的作品都體現著田園般的自然主義,以真摯自然的情感,描繪出屬于他們自己田園生活的作品。


 田園自然主義

 劉驍純



    我不知道什么是自然主義,如果自然主義就是自自然然,那么我信奉自然主義。

                                                      ——王有政



    自然主義本來就不是貶義詞。作為文學流派,自然主義于19世紀下半葉至20世紀初在法國興起,然后波及歐洲一些國家,并影響到文化和藝術的許多部門。以左拉為代表的自然主義者推崇巴爾扎克對日常生活的精細描寫,但不滿于他“把英雄人物盡量地放大”。福樓拜主張“描寫不偏不倚”,并追問道:“迄今為止,有誰作為自然主義者書寫過歷史呢?有人分析過人類的種種本能、看到過它們在這樣的范圍里怎樣發展以及應該怎樣發展嗎?”

    只是在我們的文藝理論中,這個詞長期作為“照抄對象”被用成了貶義的,用慣了,看著這個詞總覺得不那么順眼。

    在找不到其他語詞來說明自己的追求時,王有政采取了將“自然主義”扶正的方法,不期然,它與歷史上的自然主義還真有些似是而非的相似性。不過,它是田園的。

    楊光利、王惠都是王有政的學生,老師信奉的田園自然主義也都影響到了他們的藝術。


                                                    2013.9.13  北京


    劉驍純:我認為,在中國寫實水墨人物畫當中王有政應該說是自然主義,也就是說,就他的獨立性來說,可以叫它自然主義水墨人物畫,當然這種自然主義是田園式的,可以稱為田園自然主義寫實水墨人物畫。這是他的一個創造點,有創造性的地方,有創意的地方。

    1978年,我們一塊在陜北寫生了四個月。我們在一塊兒觀察生活,體驗生活,然后產生創作構思。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感覺我跟他有個巨大的差別,這個差別正是他選擇他獨特路線的地方。就是說,我對農民也非常熱愛,也非常感動,也有很多同情,也產生了很多從農民身上產生的社會思考和文化感受。這個呢,跟王有政的感動比較起來,不一樣,我把它簡單地說,我這種感動是自上而下,由外而內的;王有政的感動是平等的,自內而外的,這兩個是不一樣的,這個差別在歷史上就存在。  

    米勒就是一種比較平等的,由內而外的感動。像我們比較熟悉的列賓呢,他就是由上而下的感動。所謂由上而下的感動主要的是一種知識分子對農民的一種同情悲憫和文化思考,是站在這個角度對農民產生的感動。

    而王有政呢,他對農民的感動是出于對自己的感動,也就是說他出身在農村,他身上到現在還有農民的品性。那么他這種感動,跟那種由外而內的感動是不太一樣的。所以他的畫中,比如畫的小姑娘,都是陜北的很漂亮的小姑娘,很好看的小姑娘,很可愛的小姑娘,而且有很多小姑娘也穿的是很漂亮的衣服。但是呢,你還是感覺到她很有田園色彩和鄉土色彩。他不是用我們習慣的,我們從上而下都最習慣的,用老羊皮襖、白頭巾和滿臉的皺紋、苦澀相、樸素重濁這些東西來突出對農民的感動。他不強調這些東西,他不夸張這些東西,他就是照他喜歡的去畫。但是他還是很有田園色彩,他強調的是自自然然平平和和。他自己呢,又有點農民的色彩——我把他叫做提高了的農民感覺,以提高了的農民的感覺來畫農民,就像畫他的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樣,實際上他的《捏扁食》、《悄悄話》等都是畫的他自己。所以說,他的感覺跟別人是不一樣的。

    劉文西(中國美協顧問、黃土畫派藝術研究院院長在開幕式上的講話):我覺得自然主義有它鮮活的一面,我喜歡他們三個人和他們的畫,王慧是王有政的女兒,楊光利是王有政從陜北帶出來的學生。他們在田園長大,畫田園中的老百姓,畫了很多陜北人的題材。他們的人品,是從田園中吸收了很多好的營養、新鮮的營養;三位畫家都有著勞動人民的氣息,善良、樸實、忠厚。人畫如一,一個人只有自己的靈魂善良、美好,才能畫出感人的作品,這是我第一感悟。

    第二,自然美、淳樸美、真實美。人亦如此,不要裝腔作勢,要保持自己真實面貌。他們的畫展給我的感覺是:扎扎實實、真真切切地在畫真正的勞動人民,我喜歡樸實、喜歡厚道、喜歡善良。人品就是畫的靈魂,人好,他的心靈就好,同樣會流露在自己的畫面中。我不會說漂亮話,他們三位的畫我都很欣賞。他們的畫很感人,描寫的人物也感人,通過他們筆下的人物能看到靈魂,看到心靈、看到他們的內心世界,這也是畫人物畫很重要的地方。他們有很強的寫實基本功,都是經過美術學院較長時間的學習鍛煉,在傳統的基礎上,吸取了許多好的東西。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藝術家要對得起人民大眾,多畫普通老百姓,多畫人民喜歡的畫??戳诉@次展覽,我好像看到了陜北鄉親們,看到了陜北老鄉的心靈、老鄉的靈魂。我希望他們三位在藝術語言上有更大的跨步,更大的提高和更強的藝術視覺效果,用更強的藝術語言表現我們偉大的民族,表現我們偉大的勞動人民。

    崔振寬:王有政,楊光利,王慧的人物畫展,命名為“田園自然主義”,我覺得很有意思?!白匀恢髁x”,原來是18,19世紀法國油畫大師里的藝術主張,所以歷史上稱為“自然主義”。畫面體現是大自然原本面貌,后來在一段時間,“自然主義”有了一定的變異?!白匀恢髁x”不是“現實主義”,不是創造藝術。實際上,我覺得有政把這個命名為“田園自然主義”,實際上帶有一種調侃的味道。你說我這是“自然主義”,我就是“自然主義”的意思。所以它就是一種藝術觀念,一種美學的回歸,回歸到“自然主義”,同時也是現代的,就是說賦予“自然主義”一種現代感,現代藝術。所以我覺得這是他創作理念的一種很好的詮釋,是對“自然主義”一種很好的詮釋,實際上我覺得就是“天人合一”的意思,就是表現大自然原本的面貌。

    程征:這次展覽的學術定位很清楚,作為展覽的總標題“田園自然主義”,我想這個定位有它的時空方面的意義。從時間上來說,就是“自然主義”。它很早是一個藝術的風格派別。首先出現在西方,然后再傳入到中國,在中國流行的是“現實主義”?!艾F實主義”當時與“自然主義”有些區別的,這里我就不討論學理上的問題。我是想如何把這種風格與王有政和他的學生楊光利,還有他的女兒王慧怎么聯系起來。過去講百花齊放,現在正是百花齊放的局面。在這當中,他們能夠堅持一種自然的表現方式,反映自己在生活中的真切感受,并通過中國當代人物畫的形式表現出來,同時,他們還在展覽中,把師生的風格放在了當下中國人物畫這個范疇的學術定位中的藝術行為,是很重要也很中肯的?!疤飯@”兩個字,主要是指藝術家的藝術創作,表現在人物畫創作題材當中。

    王有政開創他的風格的時候,主要是表現農村。他表現的農民很真切,就像發生在我們身邊,我們親眼看到的景象一樣。這和過去的“現實主義”有著一定的關聯。當然,還有一種精神上的意義,就是開創式的。他的風格基本上是開創在上個世紀70年代。剛開始的時候是在文化革命當中,那個時候人們開始重新思考藝術上的一些問題。我們知道在文革當中,畫紅光亮,畫所謂的重大主題,政教性的主題,當時對人性的是否定的??墒侨诵云鋵嵤且粋€偉大的主題,王有政在那時,他一方面用他的寫實主義的手法,來表達他所感動的東西,我把它稱為“溫馨的一種人性”,比如他畫的《悄悄話》,還有他畫的很多的小孩子,畫的很多母愛,這都是人性。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表現中國北方農民之間一種人性的抒發,人性的展現,我覺得這是王有政的風格。

    當時有一種推動藝術發展的,向人的心靈去延伸的一個主題的一種精神。這種精神就是,過去畫的人都是冷冰冰的,都是英雄,把普通農民英雄化。而他把人的一些最基本的情感和生活之間傳遞的一種愛重新把它復蘇起來,很自然的發生在或者出現在農民當中的,或者一個家庭婦女,父親,母親和兒子之間的情感,形成了王有政的一種創作風格。這種風格在上世紀80年代來講,我想是一種特種寫意,這是他的精神所在,而這個精神所在不是憑空的。

    因為王有政從小就出生在農村,他實際上是進城的一個農民,雖然他現在是一個很有影響的畫家,但是與他接觸過的人,不管是他的朋友,他的學生,都感覺他仍具有中國北方農民所具有的那種樸實,沉厚,勤勞,善良,堅毅的品性。所以他有很多農民的特點,這種風格是他自己內心的一種外化的具體體現。他在他的學生中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其中楊光利和他的女兒王慧,便是在他影響下的兩個比較優秀的學生。

    楊光利土生土長在陜北,對陜北的生活很熟悉,有著濃厚的陜北情緣,他長期跟隨他的老師深入到農村生活,走遍了陜北的村鎮和溝溝梁梁。到陜北村子里,窯洞里寫生,收集了大量的創作素材,熱愛生活,積極創作。他性格率真,處事果毅,與他老師溫良的風格不太一樣。在他的一些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這些。

    王有政的女兒王慧,直接從他父親那里學到了一種創作方法,性情也像他的父親,善良溫厚。她畫她的孩子,或者畫母親和女兒,我想這是一種母愛在她畫中的體現。

    王慧的畫比他父親的畫看起來更溫馨。這種溫馨與她的本性分不開。另外,她的畫面處理的比他父親的更加輕快一些,不僅輕快還穩健,所以我覺得王慧這幾年畫的非常好,她對色彩,造型,勾線,工筆重彩畫的一些要素都掌握的比較好。王慧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她這樣繼續畫下去,在全國當下寫實性人物畫方面,會被越來越明顯的體現出來。

    談到“田園自然主義”,主要指題材的范疇?!疤飯@”和過去講的“田園詩”是完全不一樣的,不是陜北信天游的那種粗放,也不是文人畫的“田園詩”。它不文人處世,不是像陶淵明那樣的“歸去來兮”,“采菊東籬下”,不是超脫于都市,風景,官場這種“田園”的回歸。這種“田園”更多的是一種內心的,從出生或性格里面,直接樹立的一種田園。因此“田園”在這一點上有一種新的意義。

“自然主義”就是王有政所說的:“如果說我的畫,畫的自自然然的話,我寧可承認我的畫就是‘自然主義’”。這樣解釋我覺得已經解釋透了,自自然然的反映自己身邊的人物,生活,情感,并從這里邊體會到一種靈感。

    戴希斌:這次畫展非常成功。首先,王有政先生是我們陜西乃至全國德高望重的人物畫家,他在藝術創作中堅持“自然主義”。所謂“自然主義”實際上就是深入生活,從生活中間挖掘題材,表現民眾生活。所以,王有政的作品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和強烈的時代感。

    楊光利,王慧都是秉承了王老師的創作理念和藝術風格,形成了一個群體的藝術,這種藝術我覺得在當今特別值得贊賞,因為我們好多年輕人搞抽象主義,潮流性的東西,而忘記生活。

他們的藝術是植根于大地的人物畫作品,和社會民眾息息相關。

    姜怡翔:王有政老師的畫我是很熟悉的,王老師在藝術上的成就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也把他作為我的榜樣,因為他對生活深入的觀察和對生活的熱愛,包括對普通民眾細微生活的表達,這種表達實際上是一種親情式的表達,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對生活不僅要宏觀上認識,在微觀上,細節上也要深入,從作品中可以看出王老師對生活長期的關注和研究,所以展示出來的作品感覺非常的親切,也非常感人。

    楊光利的畫,也是在寫實創作上有所發展,他的作品跟王老師的有相同之處,又有所不同,他更顯示出陜北漢子的堅毅,相對王老師的畫更有堅毅的精神。我覺得他們的作品題材相同,表現方法相同,精神內涵卻不同。

    王慧的畫,我感覺非常清晰,她從一個年輕女性的角度,對生活的觀察除了細致以外,增加了一種柔美的東西在里面,這種柔美,清新的氣息,實際上還具有一種時代的美。比如說她這個時代和她父親那個時代對生活的感受是不一樣的。她父親肯定會體會到很多不容易,到了王慧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和他父親對生活的理解態度不一樣,有一種享受生活,感受生活和對生活有一種愛的表達,而且是女性的角度,有一種很溫暖的愛。所以他們三個人的畫都很有價值。

    劉松嶺:王有政在全國的畫壇,美術文化的格局里面有他不可或缺的地位。首先第一個命題,人物畫是什么?人物畫就是表達人的最基礎的。其次拿人物做素材做資源。但他第一位最根本的是人物畫和人的關系,他是表達人的尊嚴,情懷,人的豐富性。王有政的藝術,他關注人的情境。對情的表達,中外美術師表達很多,各種各樣的情,王有政表達的是親情,這是他和別人形成距離的亮點。這是中國社會主義文化的脈傳;他沿著這個線,這個線的價值就是它是針對人,表達人的尊嚴,人的情懷,人的主人地位,人的自在,不作秀于別人,這是自然主義的一個側面,王有政的藝術就沿著這條線,他畫的是生活中自在,自主,自想,自為的人。把普通人變成主體,這是他藝術上的文化貢獻,文化里程,文化態度,這是作為藝術家,一個非常重要的切入點。所以他的畫有魂。

    王慧以漸彩見亮。她作品里有一個亮點,是王有政藝術里面不太注意的,就是人和景的關系。

    王慧的第一幅畫,它雖然表達的是一種情境,情態,但是達到了渾,融之境,比較豐滿,也很簡約,這是畫家品德和境界的體現。

    王寧宇:他們基本上是兩代人共同舉起的旗幟,劉驍純給他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田園自然主義”,他們藝術的主要核心是自然,自自然然這個話出自王有政的口語,他經常會在為自己的畫做爭辯的時候提出,此話最早在70年代就提出來了。但是他今天越來越被人們所認知。我覺得這是我們中國社會從走出文革,到開放以后,真正意義上的人性復蘇,發酵。所以直至今天,這個旗幟被打了出來,有著廣泛的社會影響。要說自自然然,它的核心是親情,它是以親情作為田園生活最基本的東西,但是親情是全人類感情生活最基本的東西,當這個口號被提出來的時候,它的核心應該是表達人類在自然中的一種永恒的情感體現。親情是社會基本的細胞,基本的元素,可以說人類在近現代以來,特別是我國在文革時期,我們民族的思維,群眾的正常感情,永恒的感情被扭曲,要恢復這些東西,需要人性的重新建設,回歸人本,回歸人文最根本的東西。我們在70年代提出這個口號,舉起這個旗幟很多人不理解,他們步子走的非常穩,這種繼承關系不管是師徒之間還是父女之間,都可以影響和喚起整個社會的關注。王有政深入生活,從山西老家開始,后來到陜北,又到云南,新疆乃至全國,走向世界。即便走出國門,他依舊鐘情于這類題材。

    王有政的老母親有一句話:全世界小孩的哭聲是一模一樣的。這個話非常樸素的說明天下大同,人類的基本共性。畫山西,陜北,南方,甚至畫到印度去,畫到尼泊爾去,天下的人心都一樣,都是肉長的,家族的感情,親戚的感情,這是共同的,人類的整個感情都是在這個基礎上。

    王有政:“田園自然主義”是我的老朋友/著名美術評論家劉驍純先生為我們這次畫展命的名,也是他給畫展寫的前言。當我看到他寫的前言后,我感觸很深,“田園自然主義”選名的提出也讓我想了很多,我似乎忽然頓悟,忽然明白了我的過去,現在和將來。自然主義的提法在當前是我們國家很具挑戰性的語言,因為“自然主義”在中國一直是受批判的?!白匀恢髁x”最早是法國提出來的,它要求對生活不偏不倚的描寫。后來到前蘇聯對“自然主義”是批判的,后來傳到我們國家,包括前段時間給我寫的文章中,有人說我的自然主義不是自然主義,而對自然主義進行了辯解。這我才相信了自然主義的提法是我幾十年前提出來的,是對于我自己的追求。在76年,美術雜志主編到西安組織畫家座談,在座談的時候,我有個發言說,我不知道什么叫自然主義,如果說自然主義就是自自然然的話,那么我信奉自然主義。所以我忽然想明白了,其實我在76年講這話時應該就是個宣言,這幾十年來我一直實踐著我的宣言,幾十年來,我畫了那么多的畫,我覺得我一直遵循著我理想中的“自然主義”,看了劉驍純先生的前言,讓我腦子忽然開明,就跟糖葫蘆一樣,把我的幾十年串起來了,所以我跟他說,前言雖然只有幾百字,他讓我把過去的,現在的,將來的全想清楚了。

    楊光利:王有政老師在1976年講過,“我不知道什么叫自然主義,如果說自然主義就是自自然然的話,那么我信奉自然主義”。1974年我在農村插隊時相識王有政老師開始學畫到現在已近40年,40年的追隨使我逐漸明白王老師的藝術主張便是我在繪畫藝術上求索的方向,明白了真實自然的情景。在我看來就是最能貼近心靈的銘記,一片兒時的記憶,一首鄉間的民謠都將使我的畫筆描繪許久。王慧是王老師的女兒,有著家傳的基因,在她的工筆人物畫中充滿著一位母親的愛心哺育著自己的畫作。我們的畫植根于大地,來源于生活,傳承著王有政老師的藝術觀、繪畫觀及真實自然的反映自己所喜愛和感動的人和景。

    我會一如既往的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在博大、深厚的黃土地上繼續著對生命之源的探索,把根深深地扎在家鄉的土地上,用作品呈現出自己對生活的藝術表達和追求。

    王慧:一個人對美是一種追求,我喜歡那種很優美,很溫暖的東西;我希望通過我的畫看到我最初的感動;還有能從我的畫里面體驗到我的人和我最初的感動就足夠了。

線上電子游戲開戶 20018香港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