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學術研究

中國畫寫實手法之我見

來源:陜西國畫院  作者:楊光利  發布:2013-04-16  (瀏覽 30609 人次)

    大凡從事繪畫實踐的人,更熱衷于畫筆下的苦苦耕耘,冥冥感悟,而對理論上的東西大多勤于思考,懶于動筆。近年來,在諸多的場合均有指責中國畫寫實手法的言詞迎面而來,直撞耳膜。有人說中國畫的命根子就是筆墨、線條,離開了這兩點要素便不成其為中國畫;有人說寫實性畫家的祖宗是埋在西方的,中國畫的特點是“抽象”、“意念”,用傳統工具去搞寫實性繪畫是非驢非馬的東西,是沒有藝術的……。感慨之余,情懷所至,我想就此問題談一點看法。

    當今的畫壇潮起云涌,氣氛活躍,浮躁之風趨于平淡與實踐,出現了畫風上,追求上的多元局面,盡管各種創作手法在自身的成長過程中均經歷了坎坷、曲折,但無一例外地,程度不等地在畫壇上各展風姿,各有千秋。這是非常正常的現象,非常正常的氣氛。畫什么,怎么畫,畫家們經過了多少年的折騰、磨礪,已形成自己比較踏實,恒定的認識。這一點認識,是多年苦心熬煎出來的,是真正變成自身知識、能力、真諦的東西。就國畫的寫實性手法而言,無論傳統派所指責的“無筆墨”,還是新派嘰嘲的“非驢非馬”或“藝術檔次不高”等,這在從事寫實手法的畫家來說,絕對是一種空泛的、不著邊際的甚至可以說是淺薄的認識,是不屑認真的。

    一個人怎么畫畫,人、畫、生存環境,經歷、命運、修養……,是諸多因素決定的,是一個完整的統一體,是一種自然的形成。一個初涉美術的學生,也許崇拜的是一幅好的素描;一個賣畫的,關切更多的是畫商們的好惡和市場上的適銷對路;一個打出生就沒有離開閣樓的畫家,更多顯示的是對繪畫外在形式的獵奇;一個外地的畫家,對陜北是一種新奇、好奇,對黃土旮旯里終年頭頂烈日面朝地的老農。只是一種在動物園看動物的隔欄觀望的心理;而像我這樣生于斯、長于斯的本土作者,那老農是父親的形象,那老嫗是母親的形象……如果說別人處理陜北人的變形、夸張是自然感受的話,我盡可能地真實、自然,唯恐有一絲丑化、曲扭,甚至環境道具也盡可能地原汁原味,唯其如此才覺得夠味。

    古人云“文無定法”,繪畫亦然。那些過分地“教導”人家怎么畫、應該怎么畫的人,實在讓人不太放心。傳統繪畫之筆墨技法,確實應該吸收其精華,現代派繪畫的奇幻象征,自然也大有借鑒之處,但最終只能是吸收、借鑒。就像人吃豬肉,人還是人,人吃羊肉也不會長出角一樣。如果讓今天的畫家都泥古不化地講究筆墨技法,或讓今天的畫家都亦步亦趨的模仿西方現代繪畫形式,那么我們整個這一代畫家便沒有我們自己了,國家沒有了民族特色上的大“自我”,畫家沒有自身的小“自我”。事實上,任何一種繪畫手法的形成都是藝術發展的必然,國畫人物的寫實畫法也是國畫發展到今天的一種必然形態。我們不妨將目光放開一些,我們就會清楚地看到,某一時期的繪畫形式、風貌。與這一時期人們的生活條件以及繪畫材料、工具有著非常直接的關聯。

    原始人的繪畫大都畫在新石器時代的陶器上、如張口的魚、奔跑的鹿、啄食的鳥等等,毛筆的發明出現了戰國時期的《人物夔風帛畫》、絲綢的發展和普及、唐代絹軸工筆重彩畫的盛行(也可以說是中國早期的寫實性繪畫),如閻立本的《步輦圖》、韓斡的《牧馬圖》、周仿的《簪花仕女圖》等;宣紙的產生自然也引起了國畫的蟬變、飛躍,如南宋時期的梁楷和明代徐渭的“減筆”水墨畫法乃至清代八大山人的大寫意,無一例外地證明了繪畫的內容和形式的轉變、其決定于每一時期的社會生活條件和每個人的繪畫觀念及主張,離開了這些基本因素也就無需談得上各家各派了。照像機的誕生無疑對繪畫起到巨大的沖擊和推動作用。鴉片戰爭后,西方的文藝思潮和具有科學的造型藝術手法的傳入,便對我國繪畫界引起了極大的動蕩和嘩變。中國現代文化史就是中西文化碰撞交流的歷史,寫實性的繪畫就是這一歷史中結出的碩果,不管你情愿與否,你必須去面對它。于今,繪畫遠遠地脫離了傳統繪畫的窠臼。國畫家吸收了西畫法的養料,西畫家借鑒了國畫法的手段;宣紙上可以繪出油畫的色彩、厚度、調子,畫布上也出現了線條,墨色、韻律。五花八門、花樣翻新、分門別類、又兼容并蓄。中國人物畫的寫實手法,便是在這樣的一個繪畫形式空前活躍的社會大背景上形成的,寫實性的繪畫在技法、內容及表現形式上都具有較大的包容性和寬泛性,很容易與西畫溝通,并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如何將各自的長處融會整合成一個既有時代感又符合中國審美的新東西,一直是爭論和探討的焦點。畫家們也在這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實踐和探索,一方面向傳統學習,一方面向世界學習,博采眾長,突破傳統人物畫單一的線描勾染的程式,因為線描往往游離于體形結構,與現實生活的感受相差校大,很難達到真實自然的視覺效果,反而在表現上形成了公式化、概念化的弊病,打破傳統式的禁區,由舊的傳統型向新的現代型轉變也就成了必然的趨勢。

    雖然,寫實性人物畫的創造過程包含著繼承傳統藝術和西方藝術寫實技巧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寫實性的美術家對現實性和傳統的觀念有了嶄新的認識,大膽地把中國畫的寫實性推向一個新的境地,從而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一種新的中國畫,它極強的表現力和已有的社會成果展示著它經久不衰的生命力,預示著寬廣輝煌的未來,在這樣的事實面前,誰還一味地要讓國畫死守“筆墨”的“命根子”,或認為寫實性的國畫“非驢非馬”,就像要苛求當今的詩人都去寫格律詩一樣讓人忍俊不禁。

    中國畫的寫實性手法,經歷了機械過渡到自然成熟的過程,在繪畫內容上也經歷了單純“為政治服務”和幼稚的“為藝術而藝術”的搖擺期。當今,寫實性畫家們的視野空前開闊,思維空前活躍,許多人不再滿足于所謂觀念的傳達,作品的情節和題材的獵奇以及手法的模仿了,而把目光從文學性的現實傳達,轉向繪畫本身,意識到對人類社會乃至一個民族的思考與哲學上的反思,不能用圖解式方法或模仿性的形式,抑或是尋找一個真實而有情趣的風情畫的題材這樣簡單的轉換,就能表達自己的情感了,筆鋒伸向了生命情感真實而自然的表露以及人性本源的主題。我以為,一個能通過自己的繪畫語言實現自己生命價值的人,是敢于正視和直面現實社會中最底層的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并勇于承擔自身命運的身影的人,在這些生命群體中不斷尋覓和發現自己藝術創造永不枯竭的源泉的人,他們的作品不僅僅是對生活場景和習俗浮光掠影的風情式的再現,而是在他們的大量作品中,揭示出他們對現實社會中普通人的生命狀態及其深藏不露的意蘊。

    勿庸置疑,寫實性中國畫遵循的是現實主義創作精神,具象的、真實自然的,雖經過精心縝密的刻畫卻讓人感覺不出,觀眾看到的是一個活的生命,形神兼備,自然而然,典型地再現現實生活的風貌和場景。處于信息社會的今天,掌握一家一派的技術與風格已不算難事,甚至電腦機器人也能模仿。對藝術作品的本身價值不決定于那家那派就為標準,各流派中都有江湖騙子式的膺品,也有流芳千年的佳作,從中外古今被譽為上品的繪畫寫實性的作品仍不失為一支主流,現實主義創作方法的道路,是一條鋪錦疊花的大道。就我國而論,古代的《清明上河圖》、《七星夜市圖》、《貨郎圖》……,近代的《流民圖》、《八女投江》、《轉戰陜北》、《悄悄話》……等作品都以真實的人物造型和深沉博大的含量聞名于時,彪炳于世。

    中國畫寫實手法的繪畫,在古老的東方美術史中還屬于一條年輕而發展中的康莊大道,寫實性的畫家們不應該懷疑自己,而應推出更多的無愧于時代的精品力作,現實主義的創作道路上期待著新的里程碑式的杰作問世,新的里程碑式的杰作期待著現實主議畫家們矢志不移,堅韌不拔,鍥而不舍地到現實生活中去發現、覓尋、實踐。

線上電子游戲開戶 20018香港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