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b1-0
新聞動態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新聞動態 > 畫院新聞

《中國文化報》專訪:范華“長安風格就是中國風格

作者:高素娜  發布:2019-07-25  (瀏覽 1960 人次)

 (文章來源:中國文化報,記者:高素娜)作為藝術家,范華的畫作繼承了長安畫派的風骨,既有鮮明的西域風情和個人風貌,也透著濃濃的信天游與秦腔氣息。作為陜西國畫院院長,范華始終堅持長安畫派老一輩藝術家提出的“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的藝術理念,帶領團隊承襲傳統、扎根生活,并長期深入黃土地、黃河寫生,創作了大量感情真摯,體現長安畫派氣息的作品。

微信圖片_20190725184003.jpg

 6月19日,由廣東畫院、陜西國畫院共同主辦的“范華中國畫作品展”在廣東畫院美術館開幕,共展出范華以黃土高原和黃河為母題的寫生近作70余幅。這些作品貼近生活、筆觸豪邁有力,在南粵畫壇掀起了一股“黃土風”。


《美術文化周刊》:你的很多作品都表現了黃土高原和黃河,它們對你的藝術創作有著怎樣的影響?你認為如何才能將情感融入作品之中,體現在畫面之上?


范華:黃土高原是陜西極具象征性的地方。首先,它地域廣袤,溝壑縱橫,民風質樸,創造了厚重而深沉的美學內涵,無論是丘陵還是平緩地段都異常厚實;其次,它雄渾,其溝溝壑壑、隨意大氣的感覺以及黃土色調的一致性都使它不同于南方秀氣柔美的氣質;再者,它給人以崇高感,具有一種悲壯之美,這與中華民族艱苦條件下所展現的精神和情操有關。我每次到黃土高原的腹地陜北去寫生,看到的不僅僅是那里獨特的自然和地理環境,還有陜北人粗獷豪放、勤勞智慧和樂觀向上的性格,這些都是促使我藝術成長的特有條件。


 同樣,作為中華民族重要的精神圖騰,黃河蒼茫、樸實、博大,它雄渾粗獷、自由舒展、引吭高歌的壯美景觀也為藝術家提供了豐富的創作素材和無盡的遐想和靈感。藝術家要表現時代,就必須到最有特點的地方去。只有到達現場才能發現美,只有真正將情感融入描繪對象,才能創作出反映當代中國的作品,才能有中國畫的新表述,這樣的作品才是真實的。


《美術文化周刊》:你曾提出“長安風格就是中國風格”“國學是國畫之根,學術乃立院之本”的主張,它們是基于怎樣的考量產生的?你如何看待傳統文化與藝術創新?


 范華:“長安風格就是中國風格”,是我結合陜西厚重的人文歷史和我基于中國當代文化理論、文化思想和中國繪畫的發展提出來的?!皣鴮W是國畫之根,學術乃立院之本”,是我擔任陜西國畫院院長后確立的畫院宗旨。


 長安擁有周、秦、漢、唐四個朝代的風華,“長安風格”其實就是漢唐時期人類對生命、宇宙的理解,是一種極高的文化精神和文化審美。它的具體體現是博大、包容、寫意,尤其流貫在書法創作中,長安畫派的創始人石魯先生說過,中國畫的基礎不是素描,是書法,但至今我們的書法仍沒有發揮應有的“基礎”作用。


 作為政府職能下的專業學術單位,陜西國畫院不但要承擔藝術創作的責任,還要對中國文化、中國繪畫有自己的見解和理論,有實現這一目標的計劃。近百年來,由于西方美術的進入,我們的教育體系和審美也跟著西化,中國畫遺失了很多好東西,有很多誤區,所以漢唐風格不但要提出來,而且要發揚起來。因為我們必須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要正本清源,推陳出新。


《美術文化周刊》:藝術創作如何結合當下?今天我們應該學習長安畫派的哪些精神?


 范華:長安畫派主張“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我們陜西的藝術家延續了這一傳統,包括年輕畫家,他們一年中幾乎有半年時間都在“走出去”。這不單是走向人民,走向生活,它實質是走向藝術的最深處,因為自然永遠是藝術的老師。


長安畫派一直以來都是很開放的,這也體現出它的包容性和文化氣派。事實證明,長安畫派不僅是一個名字,更是一條文化道路。所以,學習傳統不單要學習精神,還要練習技法,要想繼承長安畫派就必須能“鉆”進去,不僅要把前人的作品臨摹好,還要熟悉技法,能“打”進去,如此才能“脫”出來。但是,現在陜西畫家的作品地域風格已經不太清晰了,這是需要向長安畫派學習的,特別是趙望云、石魯作品中的那種博大、雄渾、浩然的民族正氣,尤值得當代畫家學習。


    《美術文化周刊》:陜西國畫院近年來舉辦了哪些活動?有何創新或改革之舉?有何成績?


范華:陜西國畫院建院近40年來以開放著稱,名家輩出。近年來,在理論建設方面積極弘揚中國畫寫意精神,注重中國畫傳統的傳承與研究,并主持“長安風格·陜西美術遺存考察研究”系列叢書,對王維、范寬、李成、郭熙、李唐等人的藝術風格和藝術精神進行考察、系統梳理、深入研究,成果先后發表于《美術報》《陜西日報》。并編輯出版《長安風格·唐·王維研究》《長安風格·宋·范寬研究》《長安風格·華山研究》,《陜西國畫院30周年畫集》等學術著作,每年出版4期陜西國畫院《院刊》期刊,以倡導回歸傳統中國畫的筆墨精神。并先后承辦了“第十一屆中國藝術節”、第一屆至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美術邀請展”、第六屆至第九屆“陜西省藝術節”“新中國美術家系列——陜西省國畫作品展”“當代寫意篆刻研究展”等多項國家級及省級大型展覽;連續成功主辦“中國陜西·日本京都書畫聯展”,延續了兩個城市30多年的藝術交流關系;每年堅持主辦畫院迎春作品展及其他專題性展覽。策劃主辦了華山中國畫學術論壇、“陜西國畫中堅力量”展、“石魯獎·首屆大寫意中國畫展”等一系列學術活動。


 同時,我們堅持開門辦院,廣納賢才,先后成立山水畫院、花鳥畫院、人物畫院、青年畫院和理論研究院,聘請了一批國內有較高藝術成就的畫家,促進了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畫家之間的交流與碰撞。


《美術文化周刊》:陜西與廣東兩地美術交流源遠流長,誕生于陜西的長安畫派與誕生于廣東的嶺南畫派都在中國畫轉型期起到過關鍵作用,對近代中國畫壇產生了深遠影響。其中,關山月與石魯、趙望云交往尤深。石魯的《家家都在花叢中》就是在廣東創作的。今天兩地畫院有著怎樣的交往或互動?您此次在廣東畫院辦展有何收獲?


 范華:此次在廣東畫院美術館所展出的作品基本是我在黃河流域、黃土高原寫生的作品。這方面的題材具有北方風光的特點,也體現了我的審美、表現和藝術語言。之所以這樣選擇,是因為我想和廣東嶺南畫派的當代藝術家進行交流,讓他們看一看北方、西部的風光,聽聽他們的建議和意見。同時,我們在展覽開幕式上宣布了一個合作的框架協議,今年8月將邀請廣東畫院的畫家到陜西交流,走一走當年老一輩嶺南畫派畫家走過的路。待明年廣東畫院的新大樓落成,我們陜西的藝術家再到廣東來,走一走長安畫派老畫家的路,到廣東來寫生、學習。


一直以來,嶺南畫派和長安畫派的老一輩畫家的友誼源遠流長。當年陜西畫院由石魯先生組建,今天我在廣東畫院參觀,就看見關山月先生當年提出組建廣東畫院。關山月、黎雄才和石魯關系親密,所以,今天我們兩院的后輩應該繼續聯手,為這個時代作出畫家該作出的貢獻。

 

線上電子游戲開戶 20018香港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