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學術研究

“從長安到洛陽”中國北派山水畫藝術考察紀行

作者:釋一塵  發布:2018-06-28  (瀏覽 7070 人次)

近年來,陜西國畫院以長安漢唐文化淵源博大的深積厚累為靈魂底色,以北方山水沉雄渾厚的正大氣象為精神坐標,在中國山水畫在本源上不斷地發掘、考證、研究,旨在梳理出一條較為完整、詳實的理論文獻。 其出版的長安風格《唐?王維研究》、《北宋?范寬研究》、《華山研究》等書籍更是以史論研究為經,以實踐總結梳理為緯,縱橫開闔、抽絲剝繭、條分縷析,全面展示了中國山水畫的形成和傳承、成就及整體風貌特征,力求探尋出與當代中國山水畫創作的契合點,從而確立自我的文化主體,呼喚中國文化精神。

就文脈傳承論,北宋之后,以長安、洛陽為中心得北方文化雖隨皇室帝都的南遷而漸呈衰頹之勢,但五代北宋以前的畫學精神依然曠世相傳,其根基之雄厚,文脈之淵深,非一般地域文化可以相提并論。尤其至五代北宋,以荊浩、郭熙、范寬以及北宋末期的李唐等為代表的北方山水畫派更是別開生面,以開宗立派之勢而使北方繪畫臻于畫史的巔峰。在某種意義上,洛陽和長安一樣,同是中國北派山水的發源地。為了能更系統的梳理清楚北派山水畫的脈絡和源流,2016年10月份,陜西國畫院一行四人在范華院長的帶領下從長安前往河南考察,就是帶著這樣的宗旨而行。從而開啟了對荊浩,郭熙,李唐三位中國山水畫巨匠的藝術考察與研究。

  離開西安后,驅車沿連霍高速一路向東,途徑陜西臨潼、華陰、潼關、穿過陜、豫交界處風陵渡大橋便到了河南三門峽界境內。于中午時分,抵達陜縣熊耳山空相寺,此寺原名定林寺,又稱熊耳山寺,位于河南省陜縣西李村鄉的熊耳山下,空相寺座落在林木掩映之間,走進空相寺“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的神秘之感油然而生。更因佛教禪宗初祖菩提達摩大師安葬于此,歷代帝王將相多有來此朝山拜佛,文人騷客舞墨詠嘆。在空相寺簡單用過齋飯后,在住寺居士、禪畫家石冰先生的陪同下拜謁了禪宗初祖達摩祖塋“達摩塔”及遺存的大量北魏石刻、造像等。然后驅車一路東行,地貌愈來愈平坦,天氣也逐漸轉陰,途經洛陽后便進入孟州轄區,一行人前往市文廣局、文化館了解南宋畫家李唐的相關線索。

   孟州市南臨滔滔黃河,北依巍巍太行,為歷代兵家、商家必爭之地,自古就有“得孟州者得中原,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說法。孟州歷史悠久,周武王伐紂時曾會八百諸候于此,又叫“盟津”。歷代名人輩出,三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司馬懿出生在這里,此地也是是“唐宋八大家之首”韓愈的故里,西晉時潘安曾任河陽縣令,北宋名相寇準曾在此地為官,《水滸傳》中講述的武松發配孟州,留下的血濺鴛鴦樓、大鬧飛云浦、十字坡、快活林、孫二娘開店等許多膾炙人口的故事都是以孟州為背景的。南宋著名畫家李唐就出生和長期生活在此地,孟州是李唐藝術風格成型之地。

  李唐為北宋末、南宋初年的著名畫家。據史料記載,他是河陽三城(今河南孟州)人,開始以賣畫為生,宋徽宗趙佶在位期間補入畫院?;諝J受虜,南遷流落臨安(今浙江杭州),經太尉邵淵推薦,授成忠郎銜,任畫院待詔,時年已近80歲高齡。

  李唐畫風質樸、嚴謹,氣象雄偉,而造型、筆墨又趨于簡括,以局部特寫和邊角之景代替整體刻畫的全景式構圖,開創了中國山水畫的新格局。他輩分高,又得器重,成為南宋畫院的領袖人物,畫風為劉松年、馬遠、夏圭及蕭照等人所繼承,作品流傳廣,對后世影響很大。李唐畫法上取唐人李思訓,師法古人而能超越古人,師法自然又高于自然。李唐早年長期生活在河南孟州,太行山宏偉的自然山川對他的后期畫風影響巨大,其所作山水雄偉奇峻,氣勢不凡,筆墨勁健,去繁趨簡,自創了“大斧劈”皴法;畫水技法則打破了魚鱗紋程式,得其動蕩渦旋之勢。長期艱苦生活的磨礪,成就了他的繪畫藝術。  

到達孟州的第二天,在孟州美協張海文主席及李唐畫院各位老師的陪同下,驅車前往南莊鎮沇河村對李唐故里進行考察。該地因處于黃河沖擊平原,現在地面上的歷史遺存基本上消失殆盡。為了能夠充分地了解李唐的有關線索,我們對村里的村干部以及年長人士進行走訪,希望從中能探尋到一些蛛絲馬跡,但遺憾的是無任何跡象可查。后來前往孟州市委地方志辦公室查閱地方志,但是收獲依然甚微。

  在結束對李唐的考察后,我們接著前往河南省溫縣開始探尋北宋著名的山水畫家和理論家郭熙的故里及其后裔的下落。在當地向導陪同下,從孟州驅車約兩個小時抵達溫縣,與溫縣文聯嚴雙軍主席會合后,就直奔郭熙墓所在地(岳村鎮)進行考察。

   最早記錄郭熙籍貫的應該是北宋郭若虛,其修撰的《圖畫見聞志》卷四載:“郭熙,河陽溫縣人,今為御書院藝學”。其后修撰的《宣和畫譜》也記載到“郭熙,河陽溫縣人?!焙雨?,就是現在的河南省孟州市,溫縣在其東。

  在嚴雙軍主席的熱情幫助下,我們查閱了清順治以及雍正年間編撰的《懷慶府志》,府志中只是記載了郭熙是溫縣人,并未說具體的村莊名字。民國二十二年編撰的《溫縣志稿》也只是在“人物志”中記載了郭熙,并未記載其具體的村鎮所屬。但在新編撰的溫縣志中,記載郭熙是溫縣岳村鄉西郭作村人。嚴雙軍主席對溫縣的歷史典故相當熟悉,他向我簡要的介紹了溫縣的一些情況。

  溫縣的歷史悠久,據說,在公元前21世紀,此地已經立國,因境內有兩處溫泉,故稱溫國。商初,溫縣是商畿輔腹地,溫縣小南莊村曾出土一批商代精美青銅器,堪稱世上稀有??梢哉f,從上古到清代,溫縣的文化一直在延續不絕,出現了眾多歷史名人和文化名人,留下了豐富的史料和文化遺跡。

  周初,溫地是大司寇蘇忿生的采邑,蘇忿生就是殷商時蘇護之子,蘇全忠之弟。至今,溫縣城內尚保留有蘇護、蘇全忠父子的古墓遺跡,當地人稱“蘇?!?。一九八零年,溫縣出土了大量的盟書圭片,其字體書法、體例與山西侯馬盟書相近,是研究春秋時期盟誓制度的重要實物資料。

  春秋時期,孔子的弟子子夏,其故里就在溫縣卜楊門村,村東南有其墓葬,墓碑及《卜氏家譜》至今尚存。

  三國時期大名鼎鼎的司馬懿是溫縣人,其故里就在溫縣的安樂寨。今其祖陵猶存于溫縣之三陵村。

唐、五代、北宋至金、元七百多年間,溫縣依然是文化香火綿綿不絕。在唐朝,溫縣出現了著名的文學家司馬貞,作《史記索引》三十卷,世稱“小司馬史記”;還有著名的道學家司馬承楨。北宋最有代表性的山水畫家、繪畫理論家郭熙也是今溫縣人。 郭熙的藝術成就不僅在創作上,而且畫技高絕,與其子郭思合著的繪畫論著《林泉高致》則是我國畫論史上第一部系統、完整地探討山水畫創作的專門論著。它不僅是對以往山水畫創作實踐的全面總結,同時也代表著那一時期的最高理論水準。元代歷史較短,但到了明代,溫縣又誕生了一位武術名人,那就是太極拳的創始人——陳王廷。陳王廷依據家拳,博采眾長,創建了名震中外的太極拳,陳王廷也因此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太極宗師。

  嚴雙軍主席在介紹上述情況時,也提到郭熙的故里問題,說郭熙的家鄉在溫縣岳村鄉西郭作村。于是,下午16:00時左右,岳村鎮街道辦張世奇主任的召集了岳村鎮的30余位對郭熙軼事有所了解的部分年長村民進行座談。在座談過程中,當我們問到郭熙是否是此地人時,老人們都說郭熙就是西郭作村人。而且,從古至今,祖祖輩輩一直這么流傳著。老人們還給我講述了關于郭熙的有關傳說故事。其中,一位郭姓老人說,聽他自己的母親說,他們家曾有一幅郭熙畫的鷹圖,后來在戰亂時,為了安全起見,就托城內的王家保管。戰亂結束后,去王家討要,但王家不再承認(具體是那個王家,老人也說不清楚)。后來,曾經有人看見這幅畫在王家祠堂懸掛。此后,慢慢的,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幅畫也失去了下落。據說,畫上的鷹一到晚上就飛走不見了,白天就回到畫上(畫上的鷹會飛自然是民間杜撰,郭熙是山水畫家,似乎畫鷹不太可能,可是話又說回來,史料中有記載,郭熙曾經畫過牛,畫鷹就有可能)。老人們又順口念了一首打油詩,這首詩在溫縣有好多人知道?!爱嫙裟苡趁?,畫傘能預晴??诳诳诳诳?,畫虎會吃人”,很遺憾,第三句他忘記了。

  當問及郭熙的具體居住地點,老人們都說早就不存在了,他們也不清楚。溫縣地處平原,又距離黃河渡口不遠,再加上土地肥沃,從古到今,農業非常發達,既是征集軍糧的好地方,也可以作為軍隊渡河集結之處,順便還可以補充兵員。所以,歷代以來一直難避兵禍之災,現在的西郭作村和過去相比,早已是物是人非。和郭熙有關的實物資料也早已蕩然無存。但是老人們又說,臨近西郭作村有一個村子叫方陵頭村,那里有郭熙墓。

  同行的嚴雙軍主席也證實了這一點,并說縣志上也有相關的記載。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現。一行人決定要去郭熙墓看看。

  由于西郭作村郭姓人口較多,我就猜想這些郭姓也許和郭熙有一些牽連。當我向老人們提到這個問題時,老人們都搖頭否定了我的猜測。他們說現在村里的郭姓是明朝初期從山西洪洞遷過來的,與郭熙的家族毫無瓜葛,村中的郭姓中并無郭熙的族人。西郭作村沒有郭熙的后裔,這可以解釋得通。因為郭熙之子郭思在“靖康之亂”后舉家南渡,后卒于南方;其子輩則在川蜀為官,其后裔在明初又遷居于荊吳之地。如果郭熙僅郭思一子,那么西郭作村肯定沒有郭熙的后人。但西郭作村的郭姓中是否有郭熙的族人呢?雖然老人們否定了我的猜測,我還是有所懷疑。如元代天文學家郭守敬,其家在河北省邢臺縣郭村,村中郭姓人居多。但是在過去,也被認為有一部分郭姓人是由山西洪洞移民而來,但經過把某些村民的姓名和所存家譜加以對照,發現由洪洞移民一說并不成立,郭村之郭姓均為郭守敬之族裔。以此來關照眼前西郭作村的情況,頗有相似之處。但是苦于在此地未發現有郭氏家譜存世,所以,一切的一切,只能作為猜想和希望。暫系于此,留待方家加以考證。

  我們一行人在當地領導及部分村民的陪同下于夜幕時分前往方陵頭村北郭熙的墓冢所在地進行考察。然而,到了目的地后一看,所謂的郭熙墓,早已蹤跡全無,只有綠綠的莊稼地。 郭熙墓地所在地的方陵頭村距離西郭作村僅二三華里,相距甚近;郭熙墓所在地之地勢相對來說高一些,可能這也是郭熙陵址擇于此地的原因吧。隨行的當地村民,給我們指點了郭熙墓的具體位置。正如剛才所看到的那樣,現在的郭熙墓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引起人們猜想的痕跡。我們能做的是站在郭熙陵墓的所在地,望著綠油油的莊稼,遐想著陵墓形象的種種可能。失落、景仰、悵然和莫名的悲涼,諸多感覺俱有。

  據當地老人講,郭熙墓在民國時期尚有遺跡,離墓冢不遠處還有一座小廟,當地人稱“郭熙廟”也有人稱為“魯班廟”。但是現在是墓、廟皆無痕跡,毀壞的時間已經記不起來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地政府打算在郭熙墓地所在地進行商業地產開發,如果我們晚去一段時間的話,在不久的將來墓地會被徹底摧毀。范院長跟當地領導以及開發商王總進行商探討,最終同意決定圍繞郭熙墓地建一座郭熙文化園,并恢復郭熙墓地。應王總要求,范院長根據郭熙名作《早春圖》取名《早春苑》并為其題寫匾額。

  在溫縣對郭熙的考察就這樣結束了。

  筆者回到西安后查閱了民國二十二年編撰的《溫縣志稿》,其卷十“古跡”中載:

  郭熙墓,在縣西方陵頭村北。

  清?和珅編撰的《大清一統志》卷一百六十一載:

  郭熙墓,在溫縣西五里方里(陵)村北。

  《河南通志》(清康熙年間編撰)卷四十九亦載:

  宋郭熙墓,在溫縣城西方陵村。熙,翰林待詔。

  如此看來,郭熙墓的存在并非只是民間一廂情愿的傳說,而是有史可據的。大約郭熙去世后,其子郭思把父親的遺體安葬于故里。至于郭熙廟是否存在,很難說清,史料沒有記載,只是鄉民互相傳說。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郭熙墓周圍曾經有座小廟,現已不存。也許郭思在安葬父親之后,還在墓冢旁邊修建了用于祭祀的祠廟,而后來有人在廟里又祭祀魯班。郭熙和魯班同處一廟,看似有點滑稽,實際也合情合理。理由有二:其一,中國歷來有多神崇拜的傳統,一廟或一寺之內往往多神共存,儒、釋、道三家均有;其二,郭熙是畫家,在溫縣,人們稱其為“畫圣”,而魯班是木匠的鼻祖,二人的地位都較高。而且他們的身份有一致之處:在過去都被歸于“方伎”或“技藝”一流。所以,郭熙和魯班就有可能同地受祭了。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測,尚需進一步尋找史料進行佐證。

  郭熙的家鄉在溫縣,這已經成為公論。此次考察,重要的是找到了其故里所在,即溫縣岳村鄉西郭作村,并且發現了郭熙的墓冢所在地(雖然已經沒有任何墓冢的痕跡)。缺憾之處是史料所載郭熙畫壁的“縣庠”所在地未能發現,尚需進一步考察。

  在溫縣對郭熙的考察圓滿結束后,一行人在迷霧中驅車趕到太行山腹地洪谷的凈影寺朝謁。

凈影寺位于河南焦作修武縣,始建于南北朝時期,古稱賢谷寺、景凈寺,宋以后始名凈影寺,歷史上又有寶巖寺、金燈寺、金門寺等多種稱呼。此處是我國佛教史上的釋義高祖、凈土宗初祖慧遠的出家學法及歸骨之地。名谷駐雅士。歷代多有高僧在此修行,金代時最著名的詩人元好問和文學家趙秉文也都曾在此隱居,特別是因北方全景山水畫派的鼻祖荊浩隱居于太行洪谷,自號“洪谷子”,悠游泉下,嘗寫松萬本。編寫了畫派理論專著《筆法記》。在他的引導下,還成就了李成、范寬等一批北宋知名畫家。而著名的《匡廬圖》也被認為是取材于洪谷山的佳作,名噪一時。

  荊浩,字浩然,五代后梁濟源人。北宋的歐陽修等人編撰《新唐書?藝文志》時,率先對荊浩的《筆法記》作了著錄:“荊浩《筆法記》一卷,浩稱洪谷子?!钡?,歐陽修沒有對荊浩再多只字筆墨?!度圃姟肥珍浨G浩《畫山水圖答大愚》詩序時多寫了一行字:“荊浩,字浩然,沁水人,隱太行洪谷,自號洪谷子?!?也未指明太行洪谷位于何處。北宋仁宗朝劉道醇《五代名畫補遺》則記:“荊浩,字浩然,河南沁水人。業儒,博通經史,善屬文。偶五季多故,遂退藏不仕,乃隱于太行之洪谷,自號洪谷子?!薄缎彤嬜V》亦記:“ 荊浩,河內人,自號洪谷子?!本褪乔G浩自己的《筆法記》對生活的地方也只說了一句:“太行山有洪谷,其間數畝之田,吾常耕而食之?!笔窌蠈ηG浩的生卒年月記載不詳,據考證,他大概生活在公元870940年間。荊浩博通經史,博雅好古,能寫文章,也能作詩。唐末之時,中原地區藩鎮割據,天下大亂。荊浩不出來作官,隱居在太行山中一個叫洪谷的地方,自己耕種幾畝山田糊口。他每天在山中寫生,畫了數萬本之多的素描。經過多年的研究和磨礪,荊浩成為一代山水畫大師。據現有史籍記載,傳為荊浩作品的有54幅,除9幅人物畫外,其余44幅都是山水畫。荊浩傳世至今的作品只有5幅,最著名的是《匡廬圖》,現藏于臺灣故宮博物院?!犊飶]圖》是全景式大山大水的國畫,整體氣勢雄偉奪人,細微處的刻畫又很精到;中聳一峰,崢嶸崔嵬;兩側群峰拱衛,飛瀑如練;云氣、屋宇、橋梁、林木,層層掩映,一派雄奇、壯美、幽深的景象,使人感受到畫家駕馭大自然的神奇功力。

  鄴郡青蓮寺僧人大愚和荊浩是好朋友,他向荊浩討畫,寫了一首《乞荊浩畫》的詩:“六幅故牢健,知君恣筆蹤。不求千澗水,止要兩株松。樹下留盤石,天邊縱遠峰。近巖幽濕處,惟藉墨煙濃?!贝笥薨延懏嫷恼埱蠛彤嫷膬热菀砸皇孜逖月稍姷男问教岢鰜?,全詩層次分明,生動活潑,充滿了山水畫的意境和情趣,這首詩詩里有畫,詩文簡直是在幫荊浩構思畫面。

  荊浩畫好畫后,隨畫附了《畫山水圖答大愚》的詩:“恣意縱橫掃,峰巒次第成。筆尖寒樹瘦,墨淡野云輕。巖石噴泉窄,山根到水平。禪房時一展,兼稱苦空情?!边@是真正的詩情畫意!二人的唱酬響應,實質上是對中國畫技法的交流的探討,這在中國的詩壇、畫壇都是一段佳話。

  荊浩大概在30歲時應邀到開封雙林院畫了一幅壁畫,名為“觀自在菩薩”。他在50多歲時,又應邀到鄴都青蓮寺畫了一幅松石圖,以屹立在懸崖邊的兩株松樹為主體,近處是水墨渲染的云煙,遠處是起伏的峰巒。在他40多歲時,還收了一名弟子關仝。荊浩在他的晚年,完成了他的繪畫理論《筆記法》、《山水畫》等,核心是非得形似,必在畫真。并立六要:氣、韻、思、景、筆、墨為基本功開啟后人,遂成法則。作品《廬匡圖》稱為神品。荊浩曾在其《筆法記》中寫道:太行山有洪谷,其間數畝之田,吾常耕而食之。有日登神鎮山四望,回跡入大巖扉,苔徑露水,怪石祥煙,疾進其處,皆古松也。中獨圍大者,皮老蒼蘚,翔鱗乘空,蟠虬之勢,欲附云漢。成林者,爽氣重榮;不能者,抱節自屈?;蚧馗鐾?,或偃截巨流,掛岸盤溪,披苔裂石。因驚其異,遍而賞之。明日攜筆復就寫之,凡數萬本,方如其真。

  荊浩的隱居地洪谷究竟在什么地方,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話題。距荊浩生活的年代有400年的元代文學家方回在荊浩的“太行洪谷圖”上題有兩首詩,分別是《次韻受益題荊浩太行山洪谷圖五言》和《次韻受益再題荊浩山水圖當是洪谷子自寫所居》,其中有“上黨太行山,懷孟逾黃河。水落天井關,長劍垂新磨。昌黎尋李愿,借車方口過。劈斫開崖壁,巨扁侔斧戈。荊浩家其間,煙霞恣麾呵?!彼J為荊浩畫的洪谷就是盤谷,就在“太行荊浩之鄉里”,且論據充分,層層展開,有理有據,言之鑿鑿。

  一行諸人在凈影寺風景區負責人翟會生總經理,齊奉海副總以及凈影寺畫院溫小國院長的陪同下進入雄渾、莊嚴的寺院。在凈影寺出土文物展館內,大家觀摩凈影寺歷代佛寺塑像、建筑遺跡,我們認真參觀,深入了解了凈影寺在佛學界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了解洪谷的意義和影響,并探討此地對于荊浩藝術的形成的影響,大家駐足拍攝、記錄。

   隨后,與凈影寺的翟總、齊總、凈影寺畫院溫院長一行在凈影寺畫院對荊浩有關史料進行論證。座談結束后,大家站在洪谷凈影寺前,發現此地有許多塊橫紋皴石頭與荊浩《匡廬圖》中非常一致。不僅皴法相一致,甚至連山石的造型都極為相似。都是橫紋皴的水成巖?!碑斎蛔匀唤缰械氖瘔K與繪畫作品中的石塊完全一模一樣是不可能的,但它起碼可以稱為作品中石塊的“參照物”。另外,在與荊浩同時代或稍晚些時代的大畫家中,有如此長期寫生功力的畫家,只有荊浩的可能性為最大。將古代山水畫中的皴法,通過特定的地質地貌和山石紋理來進行比對。面對壁立千仞的群峰,范華院長嘴里喃喃著:“沒想到太行山是這樣一個山,山峰有這么多的變化”。眾人無不感慨萬千,不時拿起相機按下快門,荊浩的《匡廬圖》就取材于其隱居太行洪谷的齋室和周邊山水,是一幅流傳至今最早的文人書齋山水,是中國繪畫史上一幅里程碑式的作品,標志著五代以降山水畫的全面成熟并趨向繁榮。

  荊浩生于唐末,經逢唐末亂世而卒于五代動蕩之間。他生于太行,隱于太行,更師于太行。農忙時躬耕田壟,閑暇則游歷太行諸山寫生、作畫?!八驯M奇峰打草稿”,荊浩終于創立了“大山大水,開圖千里”的全景式構圖,奠定了稍后關仝、李成、范寬等人加以完成的北宋全景式山水畫的格局,創造了筆墨并重的北派山水畫,被后人尊為北方山水畫派之祖。

  “太行枕華夏,而面目者林慮”。平順縣林慮山之巔有金燈寺,初隱洪谷的荊浩,日日臨松而摹,“凡數萬本,方如其真?!薄巴鈳熢旎?,中得心源”,太行洪谷的隱居生活最終成就了他的山水畫。

  后人一直在考察荊浩故里和隱居地,反復求證《筆法記》中洪谷、神鉦山、大巖扉、石鼓巖在太行山的確切位置,其實對一千年后的我們這些并不重要。因為荊浩屬于巍巍太行,荊浩的偉大是因為他身后有偉大的太行山作背景,荊浩的不朽是因為它以太行山水為師而畫出了不朽的《太行山居圖》。

  在修武縣洪谷考察結束后,一行人趁天黑之前又返回這次我們由西到東考察的起點——孟州市,并考察了莫溝民俗村,晚上與剛從河北寫生歸來的美協張主席會面后并安排好了此次考察的終點站-----濟源。在濟源考察期間,同河南美協采風團一行前往王屋山以及黃河山峽參觀采風。

  當天下午,范院長不顧路途勞頓,請文聯主席做向導,前往五龍口鎮谷堆頭村朝圣,拜謁荊浩生活地和墓地,研究荊浩的山水畫理論。到達后首先采訪了村里一些常住村民,希望從中能尋到一些關于荊浩的歷史和軼事。在村子里遇到 一位正干農活的熱心村民,他熱心地建議我們找老年人。他說:“年輕人誰知道這些?小時候光聽說那個墓谷堆有名堂,啥名堂咱也不知道?!焙髞碓谒膸椭掳盐覀円恍腥藥У酱謇锏囊晃唤信死钸w的知識分子家里,此人近二十余年一直在挖掘整理關于荊浩的一些資料,在跟他深入的交談后,收獲特別大。

  潘李遷先生今年70歲,從他小時候起,其父親就對他講,那墓里葬的是荊浩,而且古碑中間寫著“荊浩之墓”,這四個字的東邊還刻有一個人的畫像,西邊是好多小字。墳在村里的棗園前面,后來墳塌下一塊,像瓦窯一樣大,后來,人們種地,把墳削小了好多,農業學大寨以前,墳頭還比平常老百姓家的大不少,后來被人平了。

  潘李遷老人還提供了一條非常有價值的資料:“村里人都愛把荊浩墓稱為‘付家老墳’,其實荊浩本姓付,荊浩是他的筆名”。為了保證以上文字的可靠性,筆者專門對幾位老人的講述內容錄了音。不管是老人還是年輕人,大家對村名由來的認識都高度一致———村子完全因村邊曾經的高冢而得名。

  荊浩墓位于五龍口鎮谷堆頭村,坐落在沁河南岸的沖積平原上,背靠太行山,東鄰東二環路,四周地勢平坦?!肮榷杨^”也因荊浩墓平地隆起高丘而得名?,F存墓冢地面封土呈圓形,高約2.5米,周長約35米。墓前為1992年濟源市人民政府所立的六螭浮雕墓碑,高2.7米,寬1.1米,厚0.3米,正面刻“中國水墨山水畫大宗師荊浩之墓”。墓和墓碑保存完整。后為《重修荊浩墓記》,其中曰:“浩卒于沁水之谷堆頭,其冢本屹然特立,雜樹環聳……惜壞于動亂之年,壟前舊有石碑、供桌、早經毀棄,幸遺基尚存。今政府提倡民族文化,弘揚傳統藝術,倍思前賢之功,故撥款重修其墓,以彰世人,以勵來者?!?/span>

  在清掃好荊浩墓后,一行人便前往位于太行山麓的五龍口風景區參觀荊浩祠堂朝謁。荊浩祠坐落于五龍口風景區,總面積近50余畝,是一處當地政府為配合旅游而新建的、但是還沒完全完工、所能看到的只有石牌坊和祠堂。大家拜謁了荊浩祠堂,并結束了此次考察行程。

  在我們中國山水畫“東漸之行”的考察過程中驚人的發現,荊浩、郭熙、李唐等一批承前啟后的山水畫大家都生活在太行山下,彼此生長,創作之地相距不到五十公里,同時又在此地奠定了北派山水畫雄厚的根基。宋室南遷后,北派山水畫雖然整體黯淡,但從地域的角度去審視這一段歷代,無疑可以幫助我們準確地研究自然之規律,印證古人之理法,挖生活之源泉,純化藝術之語言,創自然之真境。


線上電子游戲開戶 20018香港内部透码